酝魇

楚云秀生贺08H|张楚|锁云烟

【张楚】锁云烟
私设如山。

序/
楚云秀,生在江南。
张新杰,生在长安。
她,是个行走江湖的侠客。
他,是个名气不小的药师。
偌大的江湖里,能相见即为缘分。
从前的张新杰,从未信过缘分。


初见/
    

    楚云秀刚出师学成了些功夫那会儿,性子急得很,才步入江湖,就总想着与人切磋,自然败仗吃的不少,身上也总是多多少少会落下些伤,不过也都是些不打紧的小伤罢了。

    那年,楚云秀第一次去了长安,见那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,刚打算找个客栈歇脚,便听到从巷子里传来的声响,前去一看,发现是几个地痞流氓在欺负一个小乞丐,上去就是一顿收拾,打的人直喊“姑奶奶饶命”才放了他们一马,谁知过了一天不到,便有人找上门来,说是要给楚云秀点颜色看看,本是一群乌合之众,仗着人多,用着阴损的招数上楚云秀吃了亏,那带着点点锈纹的匕首竟是刺进了肩胛,棉质的衣衫染上了鲜血,一群人见楚云秀受了伤,怕出了与自个儿搭上关系,就都跑了。
楚云秀的伤说严重也没伤到要害,说轻但依旧鲜血不止,无奈之下只好找个医馆去处理伤势,包扎一下。

 

    走进一个不大的医馆,医馆里只有一个药师,在称算着药材的剂量,一副认真的样子,面容清秀。半晌,那药师抬起头说到,“姑娘是受了伤,可先去里头休息,桌上有药是止血的,姑娘先自己用些。”他声音清冷极了,不知为何传到楚云秀的耳朵里,变得格外的好听,本是想催促的,却听话的自己用了药,在椅上等他。等那药师给楚云秀把了脉,神色不变,却蹙了蹙眉,拿了纸笔写方子,楚云秀拿着药房一看,愣了愣,不过是个药方,用得着这么计较斤两么,于是开口问道“小药师,你这药方我怎么去抓药啊?”那药师闻言,“这药,自然是某去帮姑娘抓的,药量请姑娘放心,不会错的。”说完便去了药柜,一样一样的取,放在纸上仔细掂量,速度出奇的快,楚云秀饶有兴趣的问“小药师,你这每次这么一点点放,不嫌麻烦啊?”那药师隔了半晌才回话,“麻烦?用错了剂量可是关乎性命的。”楚云秀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继续追问,“小药师你叫什么名字啊”这回那药师没有回答,把药递给楚云秀,便转身继续整理药柜,楚云秀见那人不回话,也不自讨无趣,回了客栈。
    

    到客栈才打开药包,发现每包药里都附着写了药性和剂量的纸条,字体虽小,却端正极了,一个连笔也没有,看的很是赏心悦目,楚云秀拿着药包,吩咐小二帮着煎药,自己凑到掌柜身旁,“掌柜,你可知道旁边那药铺里那个年轻的小药师叫什么名字?”掌柜看了楚云秀一眼,笑着答到,“那药师啊叫张新杰,当时刚来那会儿可有好多小姑娘喜欢,就是人太死板了些,不好相处的很。”楚云秀暗暗想着,人倒也不死板就是太仔细了些,要事换了自己准是不行的,那脸还生的不错,有小姑娘喜欢也在意料之内。出神之际,掌柜凑到楚云秀耳边问到,“楚姑娘你该不会是看上那药师了吧,想的这么入神。”

 

    楚云秀被这话吓的一惊,连忙答到,“他一个药师,柔柔弱弱的我怎会喜欢,我喜欢的定是要能打得过我,还能护着我的。”楚云秀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掌柜来碗素面。”楚云秀一回头,见是张新杰,立马向掌柜打着马虎眼,快步回到了自己屋里,心中一直念叨着,他没听见...他没听见...他没听见....楚云秀走到二楼向下瞥了眼,见他神色无异才放心,走入屋内嘭的一声关上房门,大咧咧的倒了清茶,给自己压压惊,说来楚云秀也奇怪,自己一没做什么亏心事,为何要走那么快,暗骂那掌柜竟也没提醒自己。

 

    楚云秀觉得这俩日,自己的运气,真是差到极点了。

 

 

相识/

    楚云秀到长安是有目的的,因为新一届武林大会就快要开始了,她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次历练的大好机会,虽然江南到中原着实远得很,但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遇得到的,想自己正值大好年华,不做些什么不是可惜的很。日子过得快极了,武林大会的日子也到了,楚云秀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再遇上张新杰,也没有想到再相见是已对手的身份。

 

    在擂台上,楚云秀静静的站着等着自己下一个对手,在台下的人看来,楚云秀一介女流,估计她的比赛也就到此为止了。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走上擂台,楚云秀一看,惊了惊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个小药师,张新杰。楚云秀开口问到,“小药师,你来这儿做什么,你这么个身板,哪儿能打打杀杀啊。”张新杰没有多话,只是说“楚姑娘,请多赐教了。”

 

    话音刚落,锣声响起,比试也正式开始了,楚云秀显然没有想动手的意思,只是打打花架式,怕伤了张新杰,可出乎她的意料,张新杰会功夫,而且不比她弱,能跟她打的不相上下,楚云秀提起剑向着他刺去,眼看剑尖要划过张新杰的手臂,心里想着总算能赢了,却突然觉得耳边有风声,瞥了一眼,发现自己的一缕乌发竟然被削落,飘在空中,一时恼怒,一转剑身直击他命门,突然手臂一阵刺痛,原是被划伤的,本觉着不是什么重伤,可手臂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气来,怒气冲冲的瞪了张新杰一眼,落下一句认输,便跳下擂台,回了客栈。

 

    擂台上只剩张新杰一人,楚云秀再一回头,发现擂台上竟空无一人,自己的肩膀却被人拍了下。“楚姑娘,伤了你实属抱歉,一时的脱力只是因为在下点了姑娘的穴道,还请姑娘放心,在下会为姑娘诊治。”楚云秀一下子恼了,加快了步子,直接回到客栈,都没有回头看张新杰,只留张新杰傻愣在原地。
    

    楚云秀回到客栈,满脑子都是在擂台上与张新杰过招的场景,思索着是何时被点的穴道,想的气急,就一拍桌子,想去找张新杰问个清楚,这时房门被敲响,楚云秀一开门,发现是掌柜,掌柜手里还拿着一摞药包,疑惑之际,掌柜说到,“楚姑娘,这时那张药师送来的药,说是治伤的,还说您如果有什么不明白就去医馆寻他。”楚云秀接过药一看,发现上面果然是张新杰的自己,便谢过了掌柜,却又听掌柜说,“楚姑娘,这药师这般关心你,莫非是....”

 

    楚云秀瞪了掌柜一眼,想着他伤的自己,自然会送药了,合上房门一想,觉着不对,若是对手,这不应该啊....看来还是要去问问那小药师,是什么意思。


相交/

    次日清晨,天刚大白,楚云秀就去医馆寻张新杰,一走进医馆发现张新杰正在煎药,就在一旁看着,过了一会儿,张新杰盛出药,拿着瓷碗向楚云秀走去,把药递给楚云秀,“这药是给楚姑娘的,楚姑娘快些喝了吧。”楚云秀调笑的问,“小药师,你怎么知道我会来,莫不是特意在等我?”张新杰拿着药罐的手顿了顿,“昨个我给楚姑娘的药方,楚姑娘自然是不解,今儿定是会寻来,在下也只不过是凑巧在煎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有凑巧在煎药煎的就是我的药这么巧,小药师,莫不是你喜欢我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张新杰的脑子仿佛是卡住了,一反平时的冷静,手心竟然出了汗,不知道该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开个玩笑,小药师你别当真,你我就才见了几面,若说一见钟情,我可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一见钟情这四个字在张新杰的脑海里盘旋。


 

    初见时,那个姑娘受了伤,止不住的血向外留着,当他给他把脉时,发现那姑娘的身体差得很,大大小小的内伤都有,心里有的就是不忍,可那姑娘的脸上,还是一副逞强的表情...


    那天他去了那个客栈,意外的发现那个姑娘也在,听掌柜说的话中,才知道她叫楚云秀,很好听的名字....


    她说,她喜欢的男子,要能护着她,也要比她强,在她眼里自己竟是这么一副柔弱模样。看她发现自己,仓皇的逃开,还从楼上望下来,真是...可爱极了...


    那日,打听到她要参加武林大会,便想起自己幼时也练过些招式,应该还可以和她过俩招,也算能护着她。不知为何,梦中也都是她的影子,她的声音,她的一颦一笑....


    武林大会时,在台下看着她的英姿,却突然听边上的有个男子说,他师兄要这武林大会的头名,自己莫名有些心慌,便上了擂台,没想到她没把自己当成对手,便点了她的穴位,当剑划伤了她,突然是满心愧疚,见她跳下擂台,想也没想就追了去...


    自己早就算到,按她的性子,今天定回来寻自己,便早早为她煎药....
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,一见钟情吧....


    等张新杰回过神来,发现楚云秀还在看着他,不知不觉中说着


  “大概就是一见钟情。”


    话音刚落,楚云秀手中的瓷碗啪的掉在了地上,愣愣的看着他,半晌,转身跑回了客栈,把自己锁在屋里。


    满脑子的那句话,他是一见钟情,那...自己呢...在他认真时的模样,出神时的模样,过招时的模样,都像刻在脑子里,挥之不去...


 

幕/

    敲门声在几日后的清晨响起,楚云秀打开房门,看见是张新杰,连忙想关门,却发现他把门抵住,只好作罢。


  “张药师,你来做什么。”


 “那日是在下唐突,这几日,在下深思熟虑后,觉得还是应该对楚姑娘负责,治好楚姑娘的伤。”

 “再向楚姑娘表明在下的心意。”


 “心意?”


 “在下对楚姑娘...一见钟情。”

 “在下定会尽绵薄之力,留住楚姑娘的心。”

 “若是楚姑娘愿意,在下会以医馆为聘,向江南楚家求亲。”

 “若楚姑娘不愿意,在下只能尽人力,听天命。”

 “楚姑娘会是...在下的那片天边云烟...”

 

 “也是...在下的天命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66)